随缘更新,极其不频繁,80%可能短篇,只是个存稿地。主刀男东方V+,光速爬墙。在自己的地盘上是个暴君。欢迎私信,plz。
2018/1/19起,在多数文章之后追加了随记,希望以此习惯为始成为更加严谨与条理的作者并对自己的每一个作品负责。

占tag抱歉,才三个月的萌新想找找组织。卡关过不去先不说……脑子不够剧情看不懂错过的活动太多角色关系不了解【。】
吃的cp也是邪教中的邪教。我没救了这就回去等死。
这游戏冷的我认识的没一个玩,我好冷,我好想哭。

总之就是求大佬拯救傻子吧,扣扣你们了。

+

千年幸福论

☆预警☆

1、本文为血族paro。原创角色入。

2、角色的身份与关系有轻微修改。原创剧情入。

3、是联文。另一位太太 @游代_Duelist 。我因为写的太烂而且太懒被关了起来。等我出来了就、就…………我扣扣你们看这文吧。

4、❀女主入❀高亮注意,再说一次❀女主入❀

5、原创设定不想单独写…后面大概会陆续提到,或者等我哪天懒癌治好了再考虑吧,现在大阪城活动为大。

6、CP非常少,大多剧情向,这不影响作者们哪天突发奇想开始厨力放出EX、理智蒸发A+开始胡乱推奖。如果出现了会标明的。目前已知的是这位 @焦糖黏土 给我提供人设的太太强烈要求她的女儿...

+

不是肝帝。入坑晚练度低。打FGO第七章的一些感想。


她的翅膀长开,遮蔽天空。

她的四足着地化为兽爪,踏裂大地。

与她为敌的人无一不感到绝望——啊啊,这是何等强大的存在,我们怎样才能够赢过?

然而,弱小的少女和贤明的王依旧是逆风的向着那头,大声的喊道:

“乌鲁克仍存于此!”


从今天开始你游全员都是我偶像,行了吧【。

+

闪恩段,意味不明

他坐在世界的尽头想了很多,要是恩奇都在就好了,他们两个人一起的话,什么样的困难都能克服,要是他在就好了。

头脑昏涨,无法运转。

最后,独自一人的王终究是没能敌过睡意,沉沉的睡去。

+

午后三时【暗之末裔同人,式神组/双龙】

【并不是原作线

If的世界线,Bug有

含有角色的自我理解与剧情捏造

幼稚的文笔与ooc

cp:苍龙×俱梨伽罗,这两位在一起异常的好吃。

↑以上能接受吗?如果可以的话那么请——】


并不是夏日,也不是人类界,幻想界内的观赏池中莲花终日开放。

簇簇团团的苍绿色荷叶间不时有着粉白色的莲钻出向上生长,云与龙的图腾沿着护栏的石柱一路盘旋而上,最终在顶端一口吊住金色的珠子。

豆沙馅点心的碎块被扔进池内,打破了水面的平静,吸足了水分而迅速下沉的食饵立刻又将被惊吓游走的锦鲤引诱回来,环绕着在周围打转。

“…真是无聊啊——”

幼小的少年将原本跟侍女说好用来投喂锦鲤的豆...

+

凹凸世界/if世界线脑洞

*退坑了,勿关注

*没看第二季

*无感,如果有喜欢的请尽管抱走写

*每个人的实力有调整,混乱无序看着开心就好

最近闲着没事复习了恶魔幸存者2…这番总体而言我还是挺喜欢的尤其结局部分【?】最后响希跪在地上许愿然后世界重制这一段真的挺喜欢的。

因为人类终究是不会失去希望的生物啊。

然后大概就是差不多的感觉,大赛到最后只剩下了磕磕绊绊的满身伤痕的胜者金,他哭着说希望回到过去再也没有凹凸大赛的世界。

就这样大家谁也不认识谁,世界重新开始了。

不过没关系,总有一天也会再次相遇的。

然后就开始了不科学的日常。

雷狮还是那个叛逆的皇子,还是带着三个人组成了海盗团,成天站在机械战舰的船头指...

+

无限的KADO【真莫成分含有】

【❀部分解释源自百度百科❀】

【理论部分太过于哲学以至于作者自己都有些混乱,如有bug请多担待】

【包含了对于TV原作中亚哈库伊·扎修尼那为何如此之菜以及猫和狗如何生出一台高达的自我解释。】

【希望这样的作品与安排能够使读者感受到我对于原作剧本如此安排的一些理解与想法。以及我对于真莫这个cp的一些理解,既然已经分道扬镳了,何必再在剧末以所谓的超越信息的方式走到一起,既然其中一方选择了完全不同的方向和道路,那么或许这对注定就是分离吧。刚刚因为三观不合大打出手转眼就和好,那么真道君的爱情可就太廉价了。】

【/划掉/梅林颜狗,吃不吃梅林nina啊?吃不吃人类爱组忧郁者nina啊...

+

#nico唱见kradness被盗号,盗号者惨遭调戏#

*借用之前很老的梗了

*全是ooc也把握不住两人性格…如果能觉得有那么一点点甜真的是再好不过。

*我真的喜欢他们两人。暴哭。

*LINE内容和梗来自→https://tieba.baidu.com/p/3203594601


叮咚。

坐在同一家餐厅里面对面的两人间的沉默,被突然响起的消息通知铃声打破了。


从口袋中掏出手机的reol看见了发信人,不由得愣了一下。

“之前很早就跟你说了,我的LINE被盗号了哦?”

高个子的金发男生笑的一如既往,摊了摊手和对面娇小的矮个子女生这么说。


真是让人火大的欠揍语气啊……

reol不禁这么想。


仿佛是为了报复似的,她噼...

+

【CP是爷清。

文笔很差劲,写不出气质和他们万分之一的好

OOC爆炸

以上接受的话请下翻】


【主最喜欢我了。】

名为加州清光的付丧神经常这么安慰自己。

主虽然和大家都很亲热,但却总觉得隔着什么。

加州清光觉得,那位总是透过他们在看着什么。

他有的时候会通过语言上小小的试探那位。

而那位的回答却总是一如既往的:“是,是。”

啊……主果然还是最喜欢我们。

最喜欢我了。


清光陶醉着,日复一日地这么麻痹自己。

这种事情,直到不久后就突然结束了。

加州清光看得见,在花瓣散落的那一瞬间,看向那绝美身姿的主的眼神,仿佛让他回到了刚刚来到本丸的那天。

——我,...

+

【东方project+阴阳师】东方阴阳录【多cp】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029087

在晋江开了文,更新转到那里。占tag抱歉。

+

笹舟【我×小野塚小町】

“啊……已经死了呢。”

站在一条雾蒙蒙望不到尽头的河岸边,我残念的这么说。

“感觉自己的一生都没什么作为就这么死了呢……”

“那么,接下来该去哪?”

虽然满眼火红彼岸花的风景非常之美丽,我还是开始担心起自己该何去何从。


“就是因为你这样任性的偷懒才会导致上次异变的发生的吧!作为一个死神就要负起摆渡的责任啊!没有一点责任心怎么能胜任好这个工作呢?要知道工作之首可不是为了钱,是为了大家啊!幻想乡的灵魂不算众多也请你好好尽自己的职责为大家服务……”

老远的就听见一连串的教诲,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明明只是萝莉的声音,却一本正经的说着可能连大人一生都无法参悟的话语。

“可是……”...

+

正确与所爱【狗崽】

【没有狗子写不出气质,高冷谈恋爱真他妈难
阴阳师A了

没有妖狐,没有,没有

撞梗我的锅

大天狗和妖狐只是单纯的交流概念

含有角色理解与剧情捏造

幼稚无序的文笔与ooc】



小小的木屋内,大天狗端坐着。 

背后翅膀上的羽毛在周围稀疏的落了一片。平日战斗时坚硬的钢羽在此时显得柔软而无害。

房间里安静的只剩下浅浅的呼吸声。


月光顺着窗柩爬进来,倾洒在地面上,也照亮了房间内女性妖怪所制模型的侧脸。

女性的妖怪气质多为阴柔,在月光下更是呈现出一丝甜蜜与幸福的气氛来。

而大天狗的化形却是标准的男性。短短的金发贴在脸颊上,在苍白...

+

隔壁的那个喜欢漂亮女孩子的妖狐先生【短小,意味不明向】

*一个也没有系列。阴阳师也A了。随心吧。

*私设多,角色死亡有。

*幼稚的文笔与ooc

*错字多,不知所云。


在隔壁的木屋那边,住着一位喜欢漂亮女孩子的妖狐先生。

每天他都背着巨大的卷轴,摇着他的小纸扇,在山上山下一口一个小生的和路过或偶遇的女孩子搭话。


今天他带回来了一个忧郁胆小的椒图。

椒图她总是缩在贝壳里,一副怯生生的样子,却硬是被手段老练的妖狐骗了回来。

青蓝色的和服和鱼尾,木木的很少有表情,害羞的时候会用手里的小纸扇挡住大半边的脸,露出泛红的颊侧。她很单纯,给了她一点点好处,就好像能跟那人走遍天下。

真是太适合作为艺术品收藏了。


她在死去的...

+

海【魔女之夜,海×舞】

*角色关系:咏→←海→←←←舞

*剧情捏造

*幼稚的文笔与ooc

*日常对话描写尝试


海水轻轻地摇动着,将深蓝浅蓝的影子投影在风小小的身体上。

她瞪大了双眼,无神的望着平静的海面。

海水的盐分刺激的双眼疼痛无比,我却还是执着的睁着双眼正视着女孩小小的身姿。

及臀的黑色长发像海藻一般在海水中铺散开来,随着暗流的节奏轻轻摇曳着。

不再从口腔内冒出的气泡不断地提醒着我女孩早已死去停止呼吸的事实。


“海。”

舞突然这么喊我。

我回过头,首先跃入眼中的,是她仔细扎好的金色双马尾。

“舞。”

我直视着她,仿佛她只是一个普通的恋爱中女生,而不是谈之色变的掌握着无数杀人魔...

+

【东方project+阴阳师】东方阴阳录【二】【多cp】

“真是宁静而又祥和的日子啊——”

我名鬼山海,人称阿爸,现在正在自己的庭院内度假中。

“没错,当然要是有人愿意来参拜,再顺手给那么点赛钱就更好了。”

博丽灵梦捧着茶,和我齐齐并排坐在廊下,看着平安京不变的风景。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她的眼睛在向我的身上扫。

怪瘆人的。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本小姐才是最强的——”

庭院内,蓝色短发的娇小幼女尖叫着,向着肆意妄为的魔法使掷出无数冰块。

“今天我可没兴趣被你玩哦,一炮了结了你ZE!”

听见再熟悉不过的发言,我咽下嘴里突然涌上的一股血气,给自己的庭院加上了一个结界阵的加强版,前几天好说歹说氪金了之后请了灵梦和早苗在院内各...

+

【东方project+阴阳师】东方阴阳录【一】【多cp】

阴阳师A了。因为太肝太非。

可是还是很喜欢里面的角色。

一个都没有瞎瘠薄写系列。

小学生文笔+ooc

以上,接受的话请向下。


大家好,我是阴阳寮的千万寮生中微不足道的一位,在偌大的京都之中有着一方小小的院子,为维护阴阳两界的平衡做着微不足道的一份贡献。

话虽是这么说,也只是个游戏罢了。

没错,我就是现下当红手游【阴阳师】的一位普通的玩家。


今天是我上任的第一天,我叫鬼山海,人称阿爸…不,扯远了。先来介绍一下我的好伙伴们,身为主角的几位。

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听其他的寮生形容,有一位十分英俊但是失忆了的迷茫系帅哥,名为安倍晴明;还有一个总是打着粉色小伞的可爱三无...

+

BEGINNING OF THE NIGHTS【一】

【再次借梗,梗源来自ひとしずくP的night系列曲子

哎我跟你们说啊那个大佬的曲子,虐【。】

也不是什么特别烧脑的剧情,权当娱乐吧

芥川个人中心

cp模糊向,太芥+中芥

自我解释有

ooc有

暗黑及不正常心理产生有

文笔极差

以上如果接受的话,就开始吧】


带着咸腥味的海风扑面而来,将黑色的衣摆扯的猎猎作响。

芥川龙之介从阴影中走出,站在白的晃眼的阳光下,不由的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啊……

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的呢?


四下环顾,发现自己正站在白色游轮的船头,四周躺满了尸体,已经不再鲜艳的血液开始凝固泛黑,远远的看起来,和中原中也热衷于收藏的红酒似乎没有...

+

Repeat Raggedy【三太宰视角.1】【*原著部分借用有】

“真是拿你没办法呢,芥川。让我来帮你吧。”


——儿时回忆。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太宰治就和住在附近的芥川龙之介一起玩耍。虽说是一起玩耍,但其实是因为家人之间的关系密切,不得已才陪他玩。他从小就不晓得心里在想些什么,而太宰也不擅长应付那种人。


他从小就不太懂得怎么与人来往,这是谁都能看出来的,不过,这也可能是人们单方面那么认定。


“这么讲不就好了吗?”

“遇上这种时候就要面带笑容哦,不然别人时会生气的。”


倒是他从小就熟知如何受到众人喜爱,与大家交好,自然越来越在意起芥川的言行举止。


起初是怎么熟络上的呢……?


大概只是一时兴起吧。


“喂!不小...

+

夏日【遥贵】

那大概是,一个午后的故事。


榎本贵音无聊的听着歌,大耳机的音量开得很高,坐在一边的遥总觉得有隐隐约约的音乐声漏出来。


贵音喜欢吵吵闹闹的电吉他和爵士鼓,和她的性格一样烈呢。

遥这么想着,趴在自己的速写本上打了个哈欠。


“怎么了?遥。”

贵音发觉了身旁似有似无的视线,撇过头这么问道。


夏天的蝉鸣声很大,让人觉得整个世界都是虚幻的。

在白色的日光直下,校庭也变得似真似假的朦胧起来。


遥觉得自己有点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不过他凭着感觉回答了她。


“啊哈哈……没什么啦,只是觉得贵音你好没精神哦。”

“啊,这样啊。”

贵音将头撇回去,看着空无一人的讲台。...

+

你的世界,我的故事(三)

第三曲:散华(G27)


18岁的沢田纲吉有时候会觉得,时间过得真的很快。

他明明还记得初中时期的他们是怎么相遇的,却一点也记不清其他同学的面孔了。

这大概就是时间吧。他不禁这么想。


“啊……春天了呢。”

他从窗口向下俯瞰,因为兴趣而种下的樱花开的满院。

“真好看呢……”

“怀念吗?”

温柔的男声在背后响起,相通的心灵让他不用回头就知道了来人是谁。


“有兴趣去赏花吗?”

“乐意之至。”


当他们漫步在遮住天空的粉色之下时,沢田纲吉觉得视线都要被那个浅浅的颜色溶化了。


“真的很好看呢……樱花。”

“要不要办个赏花会呢?”

“可以啊。”他开心的笑了,...

+

Repeat Raggedy【三中也视角.2】

【因为觉得很可爱所以任性的把玛丽酱的口气改了改【。

这种喜欢用LINE颜文字撒娇感觉的小女孩是不是也变得可爱了一点呢?

虽然阴沉诡异的口气也不错啦……

不要问我中也为啥会开车,老司机中也【。

只是自己偷偷学的而已】


中也自认为是无所畏惧的。

就算……


直到他回到家里,看见了自己书桌上的那本黑色的书和书签为止。


——游戏开始了?!

不对。

这是玩笑吧。

只是谁忘在家里的吧……?

喜爱写作的父亲,对!一定是他!


中也小心翼翼的想要绕开那本书,却总觉得那本书在吸引着他的目光。

打开看一眼。

就一眼。

我只是为了确定这个可笑的游戏是恶作剧罢了!...

+

Repeat Raggedy预告篇【大家看不看的到这篇随缘吧其实只是些意味不明的内容】

【以下我是很认真的在剧透】

太宰治的场合:啊咧,那天晚上我在干什么的来着?

中岛敦的场合: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

以下播报天气预报:到目前为止的牺牲者有……明天的牺牲者是……


那是那里不对的故事。


“我决定了!要拍出一部让全校都为之震惊的优秀电影!”

“那***你要来写剧本吗?”

“当然了!”

“名字想好了吗?”

“当然了~我可是*******啊~告诉你们哦……这篇最强的剧本就被命名为「*****」!”

……

“那我演***~”

“我演*****好了。”

“****听起来不错……”

“***……感觉不错。”

……

喂……喂喂……不是吧……?

我不是故意...

+

Repeat Raggedy【三中也视角.1】【*原著部分借用有】

【经济老师说:让我最后再送给你们一些绝望吧。

不是我考砸了就想虐绝对不是

诸君放心我还有150P书签系列的学pa糖可以撒你们信不信】


中原中也可以说是那天的事件后四人中最冷静的一个。


他很清楚的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

从太宰治那个混蛋的第一句话开始,都完完整整的记得。


“喂喂!你们!最近有没有觉得超——级无聊啊?”

刻意拖长了的语调让人忍不住想要揍他一顿发泄。


然后,他。

然后。

将他们卷入了无法逃避的游戏。


四人的提问接近了尾声。

本以为只是吓唬人的传说的他们,差点就松了口气。


两人惨白的脸色和两人故作轻松的笑容。

在钱仙游戏...

+

Repeat Raggedy【三芥川视角.2】【*原著部分借用有】

【想了想还是更新了。

考试越多我越浪(gun

死亡描写以及精神污染有

请确定接受角色便当再下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我不要死啊。


芥川躲在被子下面,神经却无时无刻不提醒着他茶几上的那本书。

那本摄人心魂的书。


“终焉之书什么的……终焉之书什么的……都去死吧!!!!”

他猛地抓起那本书,狠狠地砸向墙壁。


砰!

落下的书本摊开了,恰好的在书签夹着的那页。

“两个人(双子)的捉鬼游戏   制作人:芥川龙之介”


“啊咧?”

啊呀?

有什么不对的啊?


“双子的……捉...

+

Repeat Raggedy【三芥川视角.1】

【这么多人喜欢开心的我简直想继续更下去

此处开始剧情神转折【。

死亡描写注意以及精神污染注意

日产安利终焉书签】


那天下午的记忆变得支离破碎。

直到芥川脑内一片空白的倒在床上时,他才感受到来自身体最深处的恐惧。

那个颤抖的感觉一直叫嚣着,让他逃离这里。

他感觉身体紧绷,毫无倦意。

耳鸣,越发的严重了。

他在卧室里咳的昏天黑地。

连门外妹妹关切的话语和敲门声都没能听见。


不是这样的。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


我没想这样的。

我只是想——

我只是想怎样呢?


“嚇——”

芥川跪坐在床上,捂住自己的耳朵。

不行,根本静不下来。...

+

Repeat Raggedy【二】

【本篇涉及敦镜】


“那么,开始吧。”

环绕的四人将手指放在了硬币之上,相互看了看。


“钱仙钱仙,如果你来了的话,就请将硬币移到【是】的位置吧。”


砰咚。

砰咚。

嘶——

【是。】


“咕……”

四人不约而同的吞了吞口水。

直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丝毫的差错。


“那么,钱仙,请让硬币移回到鸟居的位置吧。”


砰咚。

砰咚。

不是玩笑。

这个游戏真的开始了。


“接下来大家开始依次提一个问题吧~…首先你们谁针对我问一个问题。”

“那……太宰桑昨天也去投河了吗?”

“什么呀这个问题。”

“突然要问的话,第一个问题肯定是这个好不好?”...


+

Repeat Raggedy【一】

【梗来自终焉ノ栞

突然想尝试一下阴暗的发展(咸湿脸

剧情修改有

小学生文笔与大写的ooc

并没有什么卵用的学pa设定

横滨F4出演十年后组,织田作森老大社长乱步晶子出演十年前组。

太宰病娇以及太宰樋口单向痴汉芥川注意

cp太芥,微社乱,中也→←芥川成分有一点,太敦好友,敦芥同班,太芥幼驯染【。

以上,请帮我补补脑洞吧【。】


那是放学后的故事。


窗外灿烂的阳光突然暗了下来,被什么挡住了。

掉在绳子上的尸体在风中摇晃着。


教室里的四人回过头,其中的一个发出了悲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喂喂!你们!最近有没有觉得超—...

+

-休眠期-【un-go因果日记】

【题文无关

因为很想看因果哭着对新十郎道歉的样子所以写了

小学生文笔与ooc以及私设因果平时男体状态【。

以上】


海胜梨江觉得因果是个很奇怪的孩子。

“喂!因果!不要再书柜顶上就睡着了啊!会感冒的!”

结城新十郎每次这么说着,一脸无奈的把流着口水的少年抱下来,放到沙发上盖好毯子。

他看起来非常的无忧无虑,准确说是从来没有在意过什么。

还有那个和他同名的女性,原来是同一个人。


他们好像还很讨厌爸爸。

梨江这么想着,把风守抱到膝盖上,将她的头发疏好。

为什么呢?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这么讨厌你爸爸吗?”

“诶……?因果你没没没睡着吗!?”

“嗯。虽然很想...

+

-実力論-(实力论)

【小学生文笔,ooc有,设定不完整有,请注意】


咔嗒。

安静的招待室里茶杯和碟子的碰撞声显得十分悦耳。
然而招待者却不这么觉得。


“で、你为什么会在我这里?”
黑叶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怒火,才没有放任自己一把将手里装着热气腾腾的咖啡的马克杯摔倒对面来人的脸上。
坐在对面金色波浪长发的青年只是轻轻抿了一口红茶,扬起一个优雅的微笑:“我难道不可以来吗?”
“你不是被监视的连续杀人犯吗?”
看见对面的黑叶摆出一副“你骗谁都不要想骗过我”的表情,他突然觉得很好笑,莫名的想要更加的惹怒他。
“我今天可是来谈正事的呀?连项圈的链子都交给你牵着了呢~”
切,真想用手里的咖啡糊他一脸。
虚伪的笑容,令人作呕。
真不知道有多...

+

你的世界,我的故事(二)

第二曲:阳光、午后和咖啡(G27)

沢田纲吉已经18岁了。

由于继承了彭格列之后常年忙于工作,他无暇顾及的头发已经不知不觉长到了腰迹。

“都已经这么长了啊……”他在闲下来的时候常常用指尖把玩着发梢这么说着。

于是,扎头发就成为了他工作中的放松。


“啊——终于批完了,公文真是多呢。”

“工作完成了?”

出声的是不知何时出现的初代。

坐在一边的真皮沙发上,静静地品着红茶。

“嗯。”

沢田顺手抓起一边的黑咖啡,苦笑着回答道。


优雅的托起茶杯,淡淡的看着里面自己的倒影,初代的目光深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湖蓝色的眸中映着深不见底的复杂。

感觉到对面的人有所动作,初代抬起了...

+

© 墨云jump_鬼切切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