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毕业啦!现在是大学狗,不定时消失,懒癌所以更新极少。主推刀男东方V+,光速爬墙。

久远之诗【地狱少女】

如墨一般的黑色环绕在周身。

睁开眼时,发现自己似乎在一条不知名河流中央的小船上睡着了。

“阿拉,终于醒了啊。”身后传来悦耳的一声,女孩的声音温柔婉转,在这静谧的气氛中一点也不突兀。

我想要回过头去,却被纤细的素白小手制止了。

“不要回头,你只要看着这里的景色便可。”

和服漆黑的袖口上绣着色彩鲜亮的花朵,一下子印在了我的脑海中。

河水缓缓地流动着,身下的小船也在晃晃悠悠的桨声中顺流而下。

潺潺的水声在耳边如同催眠曲一样勾人魂魄,我的头一点一点,几乎又要睡去。

“我说你啊,这么好的景色就这么睡过去可太浪费了啊。”身后撑船的女孩责怪道。

“那,这里是……?”感到微妙尴尬的我只好先开启话题。

“你说这里啊,这可是流往冥界的河哦。”女孩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桨,似乎赶路的兴致并不高,反而也左顾右盼的欣赏着周围的景色。

头很疼,什么都想不起来。

“想不起来的话不要勉强自己哦。”女孩善意的提醒我。

放弃了思考,我也转为欣赏沿途的景色。

周围很黑,什么都看不清,但在黑暗中,有着一点一点鲜艳的红色。有的很近,以至于伸手就能够到;有的很远,就像夜空中明灭的星光。

凑近了看,身边流过的红色却是蜡烛船发出的光亮。

“那是给已逝之人用来照亮路程的。”女孩缓缓地说道,语气没有丝毫的不适,仿佛死去的人和她没有半点关系一样。

我沉默着,看着那些红色的精灵来了又走。

女孩在这时突然开口唱起了歌。

“あさきうめみじ 永久になげきもせす

月の光 こころ てらし出す

燃ゆる花の舞 道しるべ

络みつく あやまちのうた 胸をしめる

果てぬ川に手をさし 流そう

想い つめた言のは あいに染めて”

 

“すれちがいが 心もろくする

いばしょもないまま かぜは吹く

赤いみち あしどりおもく やみにむかう

一度流せば 二度とかえらぬ

指がつまびくさだめ あいに染めて

いくつ 明けない夜を 重ねて

やがて あいのなげきも 消え逝くのか

果てぬ川に手をさし 流そう

色はにほへど いつか 散りぬるもの

あいに染めて…”

 

轻柔的语句从她的唇中溢出,像身边流水一样的安魂曲渗进我的体内,止住我心中的不安和躁动。

我整个人都沉浸在了这首飘渺久远的歌中,直到漆黑的河水到达了尽头的鸟居,小船在断桥边靠了岸,才反应过来。

我懵懵懂懂的上了岸,没走几步,便迫不及待的回过头去。

站在彼岸花的从中,我看见了一个有着漆黑长发的美丽少女,红色的眼睛如彼岸花的颜色一般,令人沉醉。一路没有情感变化的她在脸上展开了一丝笑容,慢慢的隐去了。

“那么这位,在下就送到这里了。祝一路安好。”

【哟西完成!这个短篇是墨在听完あいぞめ衍生出来的ネタ,以少有的第一人称完成www灵感来自某个人的一句评论“一首逆蝶,一首蓝染,让我不禁幻想能够坐一次船,摇船的人就是阎魔爱。”】

评论
热度(6)

© 墨云jump_鬼切切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