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毕业啦!现在是大学狗,不定时消失,懒癌所以更新极少。主推刀男东方V+,光速爬墙。

沼之花【自新,觉瞬】

“觉……”
“觉!”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觉!”
“瞬!是你吗?”觉试探的出声。
“觉!你为什么在这里?会死的啊!”
眼前的风小了下来,觉试探着睁开了眼睛。面前熟悉的瘦弱少年却没有穿着熟悉的服装。
一袭白色的狩衣,鲜红的绸带随风飘荡,脸上惨白的面具遮住了他的表情,让少年整个人都变的不真实起来。
正式,正式的让觉一瞬间觉得,对面的少年,正在参加一个仪式,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仪式。
人的一生,最重要的仪式只有两个,一个是婚礼,一个是葬礼。
“瞬!瞬?怎么了?”
觉向前迈了一步,向着瞬声音的方向。
腐朽的木质地板发出痛苦的呻吟。
“别过来!”周围青色的玻璃珠猛地加快转速,仿佛顺应着主人的心情,抵抗外人的靠近。
“为什么?”觉停下步伐,不解地问。
“因为……因为会死的啊……我已经不是人类了……已经,回不去了……”瞬咽住了。
“这里是哪里?是朽木之乡吗?为什么是在湖中央?你不是住在山里的么?”
“我……”瞬的表情很痛苦,他并不想说出口,那种残忍的话。
“瞬!”
“桥本 阿培巴姆症候群。”瞬的唇动了动,吐出这么几个音。
“什么?那是什么?瞬!不要随便开玩笑啊!”
觉感到有点无力,他只是希望,希望瞬至少在语言上不要那么现实。
不敢相信,不能相信。觉告诉自己。瞬一定是在开玩笑。
“你知道的,业鬼。”瞬这么说着。
“你……”
觉张着嘴,只发出了一个音。
“所以说,已经回不去了。放弃吧。”
“是么?瞬。这就是你想说的?你已经决定了?”
“我……!唔……”
冰冷的身体,与冰冷的心,顿时被一阵温暖包围。
“觉……?”
“不要说话,就让我抱一会你就好了。”
“……对不起。”
两行清泪潸然而下。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不会拦你的。至少,让我在离开之前陪你一会。”
“我也不想啊!我不想死!我……还没看见你长大,还没再看一眼他们……我还想再多呆一会啊……”
“嗯。”
就这样,时间安静的流逝。谁也没有再说什么。
“回去吧,觉。”瞬打破了沉寂。
“诶?”
“他们在等你。”
“等等!那你呢?”
“我?”瞬轻轻笑了笑,“我会一直在你的心里。”
“瞬!”觉一惊,猛地从草地上坐起,冷汗自额头流下。
“怎么了?觉,做噩梦了?”
耳边仍是那个温润如玉的声音,仍是那个浅笑的少年。
“没什么。我没事。”
觉这么回答,眼泪却流了下来。
终わり



【老早的作品搬运

高一时的文笔现在看看莫名的有点搓_(:з」∠)_】

评论
热度(14)

© 墨云jump_鬼切切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