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毕业啦!现在是大学狗,不定时消失,懒癌所以更新极少。主推刀男东方V+,光速爬墙。

那个少年X的故事【自新,觉瞬】

“我是真的啦!这次的投票,我一定会选早季的!”
“真的?”
“嗯!其实……其实我……我很早之前就一直在注视着早季了!”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诶?什么时候?大概是夏季露营的时候吧?怎么了?”
绮丽的夜景在眼前一闪而过。那个小舟上安静地笑着的那个少年,到底是谁呢?
“夏季露营……”
“早季会选谁呢?”
“我?我还没有特定的人选呢……”
屋檐下的阴影里,犹豫的身影一闪而过。
——————————————————
”良,我有话要找你说。”
“什么事?”
“我们换个地方说吧。反正也没有多久。”
“好啊。”
…………
“早季,投票的事决定了吗?”
“先不说这个,之前提到过的,关于夏季露营的事,我想问一下。”
“又是夏季露营么?这和投票没什么关系啊?”
“有关系。良,你还记得我们划夜舟时,你说过的禁忌么?”
“这……时间有点早,我记不太清了。难道是划船不要撞到岩石这类?”
【记住,在划夜舟时,切忌不要先看篝火,否则眼睛会因为明亮的光而无法适应黑暗。】
温柔的男孩坐在船头,回过头微笑着说。
“那……你还记得,那个离尘大师,是怎么死的吗?”
“离尘大师?那是谁?死?谁死了?早季,你在说些什么啊?”
“果然呢,良,你不是那个人。”
“诶?”
记忆中的人,似乎并不像他这样随意。
“我觉得拒绝这种事还是事先说了比较好。对不起啊,良。这次投票我是不会选你的。”
————————————————
“说过了?”
在阴影中擦身而过,一个低沉的男声这么问。
“嗯,决定了。”
影中的轮廓清晰起来,青年瘦长的身影让仰视的早季感到有点吃力。
“哼,”他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嗤笑,“总算发现了啊,你。”
是的,自打见到良的时候,他就没有表现出丝毫旧友相见的喜悦。
“你不也早就确定了吗?觉。”
早季用的是明显的肯定句。
被一口咬定的青年不着痕迹的岔开话题。“啊,那家伙,冒牌也要像点样子。”
“算啦,觉。他是个好孩子,只是被派来我们身边错误的扮演一个人而已。”
“嘛,我先走了。反正不关我事。”
“呐,你说,那个人到底是谁呢?为什么我们想不起来?”
“是啊,到底是谁呢?”
青年仰着头。这阳光,真是讨厌的刺眼。
—————————————————
眼前几步开外的地方,消瘦的青年在白色的花海中站定。
墨色的发髻在风中摇动。
看不见,脸。

看不见他的脸。

他只是笑着。
“觉,到这边来。”
“觉,你看那边。”
“觉,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会怎么办?”
死?等一下,我听不清……
耳边只是回荡着少年清澈的嗓音。
你说什么?
觉张开了嘴,却发现自己发不出音。
对面少年的笑意更深了。
他微启嘴唇,吐出了几个音。
什么?风猛地加紧,卷起漫天的花。
徒然的睁大了眼,觉想记住他的身影。
“觉……”
“觉……?”
“觉!”
蓦然回神,少年的身影淡去,同面前一脸怒意的红发少女重叠了。
“啊……啊?刚才你说什么?”觉脱口而出刚才的话。
“真是的,你怎么又走神了?”说话的长发女生不满的抱怨着。
“哦……抱歉。”
“我说,早季你就真的咬定那个人不是良吗?为什么我不觉得?”
“不……其实我也不觉得。他不是我熟悉的那个人。”
“你还记得他说过的话么?早季。”
“他?”不知道为什么,觉朦胧的说了一句。“再见……他这么说过。”
“拜托!这句话谁都说过好不?你能不能认真点啊觉?”
“抱歉。”
奇怪,自己为什么要道歉?
“我……记得他说过好多。但是努力回想起来,却都模糊了。”
“那个人,到底是谁呢?”


是啊,到底是谁呢?

为什么,会有想哭的感觉呢。





【再一次老物搬运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评论
热度(24)

© 墨云jump_鬼切切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