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毕业啦!现在是大学狗,不定时消失,懒癌所以更新极少。主推刀男东方V+,光速爬墙。

-休眠期-【un-go因果日记】

【题文无关

因为很想看因果哭着对新十郎道歉的样子所以写了

小学生文笔与ooc以及私设因果平时男体状态【。

以上】



海胜梨江觉得因果是个很奇怪的孩子。

“喂!因果!不要再书柜顶上就睡着了啊!会感冒的!”

结城新十郎每次这么说着,一脸无奈的把流着口水的少年抱下来,放到沙发上盖好毯子。

他看起来非常的无忧无虑,准确说是从来没有在意过什么。

还有那个和他同名的女性,原来是同一个人。


他们好像还很讨厌爸爸。

梨江这么想着,把风守抱到膝盖上,将她的头发疏好。

为什么呢?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这么讨厌你爸爸吗?”

“诶……?因果你没没没睡着吗!?”

“嗯。虽然很想睡,但是某人的愁绪这么强烈,我根本就睡不着呢。”

“有那么明显吗……?”

“嗯,根据分析,梨江小姐在担心父亲和我们的关系的概率是85.9%。”

“这样啊……”褐色长发的少女轻轻地揉了揉风守的脑袋,苦笑着,“我不是很清楚新十郎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很讨厌这样下去。很讨厌父亲总是为了大局而一直这样蒙骗大家下去。”

“新十郎他,根本就不是什么败战侦探啊。错的一直都是爸爸。”

“我也很希望……大家能够看到事情的真实啊……”


因果仰面躺在沙发上,垂下头来倒挂着,面无表情的看着海胜梨江。

“真是好看的圣灵呢……”

他的眼里反射着旁人无法看见的紫色光辉,蝴蝶形状的圣灵闪动着,他的眼里看起来像是盛满了星光。

“呼……哈——哈——”

白发的少年最终还是移开了视线,打了个哈欠,抬起熊猫针织帽连着的手套挡住了眼睛。

“海胜麟六的圣灵一定比这个还要美味吧。”


“你就那么想要尝到爸爸的圣灵吗?”

“你就那么想要知道我们讨厌他的原因吗?”

少年麻利的反驳掉了少女的问话。

“咕……”被噎到的少女不甘心的咽下了口水。


“嘛,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啦。”少年沉默了一阵子,在梨江差点以为他又睡着的时候再次开了口,“只是不想看你一直这样难过下去罢了。”

“嗯!”


“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那个时候的新十郎真的很颓废倒是真的。”

少年望向破败的天花板,回忆着很久之前的故事。

“那个时候新十郎带过来了好几个人,大概是歌手什么的。他们出了车祸,因为战争,而他们是想要前往前线表演的人。”

“说起来,他们那么天真,根本就没有在意到自己是被企图发起战争的人当做棋子在用啊,而那个人,恰恰就是海胜麟六。”

“新十郎差点死在那里,然后……”

“然后我就出现了。”

“我附在他的身上,由于刚刚复苏的饥渴,我杀死了那些人。除了那个女的。”

“新十郎大概很震惊吧,不希望自己的圣灵被其他人看见,所以选择了自杀,那个女的也真是够蠢的。”

少年开心的笑着,却又仿佛自嘲。

“然后,新十郎就和我做了交易,他答应带我看见人类的真实,我也不能够再次杀人。”

“然后我就一直靠着向别人提问来获得圣灵了。”

“人类还真是丑陋不堪呢,连圣灵都难吃到不行。”

“别天王那个混蛋也是那个时候出现的,和我一样,被新十郎的某个伙伴激活了,只是太弱了,还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那个家伙说我是恶魔,还差点杀了新十郎……那个时候我对新十郎提过问,所以后来我对他的提问都是无效的。”

“说我是恶魔也罢,是神灵也罢。说到底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呢。”

“我……”


“不用再说了。”

他为了掩饰而喋喋不休的嘴被一只柔软的手轻轻地捂住了,他睁开眼,看见了少女温柔的笑颜。

“其实你也有过后悔的时候吧,因果。所以,不用再说了。”


少年的瞳孔因为惊讶而微微缩小,浅浅的紫色里突然一下子就蓄满了眼泪。

“呜……呜呜呜……”

“没事没事,想哭就哭吧。”

“哇——”

小小的少年一把扑到了她的怀里,哭的一塌糊涂。

“好啦好啦,乖孩子。”梨江轻轻地拍着他的背,柔声安慰着。

“因果一定很喜欢新十郎吧,不然也不会因为杀了他的朋友而后悔的。虽然这么抱怨着,因果也是有喜欢的人类的吧?”

“嗯。”怀里的少年应了一声,小幅度的点了点头,“我喜欢梨江,也喜欢新十郎。大概……也很喜欢当初自杀的那个女孩子吧。”

“嗯,乖孩子。”


“喂因果,好像有人来拜托帮忙了……哇你这家伙在干什么啊!?”

高个子的男人从门外走了进来,被满脸是泪的少年扑了个满怀。

“对不起……对不起……”

少年不停地这么说着,紧紧地抱住了他。

“喂喂……这种时候在说什么啊。”男人一只手挠着后脑,想了想还是揉了揉少年的头顶,“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没有怪过你啦。”

“真的吗?”少年闷闷的声音问道,“不要骗我,新十郎。”

“是真的啦!”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男人抬高了音量,“所以说你也哭够了吧?该去工作了。”

“嗯!”


梨江站在屋里,看着手拉手的两个人离开,一直挥着的手才算停下。

屋子里静的可怕。

“梨江小姐其实也很想哭的吧?”

“为什么这么说呢?风守。”

“因为从来没有想到过悲剧的开始就是自己的父亲吧,虽然之前阻止了新十郎继续说完他的推理,你也猜到了很多吧。”

“没有哦,风守。我是不会哭的。”

 少女轻轻的揉着幼女型机器人的头顶,由于个子的矮小,风守看不见她的表情,她大概是边哭边笑的吧,智能AI这么推算道。

“我很开心啊,风守。因为我看到了真实啊。”

“哪怕是自己并不期待的那样?”

“是啊,因为我也同样热爱着呢,世界的真实。”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虽然我觉得因果真的又纯真又可爱

可是觉得某些关键时刻的因果酱反而比其他的很多人都要理性的感觉】

评论
热度(15)

© 墨云jump_鬼切切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