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毕业啦!现在是大学狗,不定时消失,懒癌所以更新极少。主推刀男东方V+,光速爬墙。

Repeat Raggedy【三芥川视角.1】

【这么多人喜欢开心的我简直想继续更下去

此处开始剧情神转折【。

死亡描写注意以及精神污染注意

日产安利终焉书签】




那天下午的记忆变得支离破碎。

直到芥川脑内一片空白的倒在床上时,他才感受到来自身体最深处的恐惧。

那个颤抖的感觉一直叫嚣着,让他逃离这里。

他感觉身体紧绷,毫无倦意。

耳鸣,越发的严重了。

他在卧室里咳的昏天黑地。

连门外妹妹关切的话语和敲门声都没能听见。



不是这样的。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


我没想这样的。

我只是想——

我只是想怎样呢?


“嚇——”

芥川跪坐在床上,捂住自己的耳朵。

不行,根本静不下来。

有什么在看着自己。

好可怕。

那个视线。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

原本就对别人的视线无比在意的他觉得好像有一层东西裹着自己一样。

好恶心。

不要看着我啊。

别看我啊……




接连着两三天,情况都没有丝毫好转。


“唰——唰——接下来是今天的晨间播报……”

一边的电视在雪花过后传出了这样的声音。

仰面躺在床上睁大眼睛,又是新的一天。


芥川已经一个周末没有休息好了。

他缓缓地从穿上爬起来穿好衣服。

直到离开房间关上房门,他都没法摆脱那股刺人的视线。

“到底是谁啊……”

他痛苦的坐到了地上。


下着小雨的星期一。

一周的学校生活又开始了。

“芥川——早!”

“早,太宰桑。”

家住在几栋房屋开外的太宰治今早也和他同行。


那股视线居然神奇的消失了。

错觉……吗?

“芥川怎么了?脸色很不好啊。周末没有好好休息吗?”

“不……还好吧,谢谢关心。”

“芥川君要注意身体啊——可不要再随随便便得什么重病了~大家会担心你的。”

“嗯,不会有事的,太宰桑。”

“芥川……你。”一直在身边絮絮叨叨的太宰突然停了下来,一本正经的跑到他的前面,认真的表情吓了他一跳,“不要老板着脸啊芥川。来,笑一个~”

太宰伸出手捏着他的双颊,拉出一个奇怪的微笑。

看着他孩子气的动作,芥川只能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太宰桑,脸,好痛啊。”

“啊哈哈哈哈~”




下午的集会时,中原中也和中岛敦也发现了芥川的脸色不好。

“有那么明显吗……?”芥川这么问道。

“脸色不好……不如说是比以往还要糟糕吧。”

中也这么解释。

“其实……不,也许是我的错觉……只是最近,总是感觉到有股奇怪的视线围着自己……非常难过,不论在哪里都无法摆脱。自从上次的钱仙游戏之后就……不会是因为那个游戏的原因吧……?”

“芥川桑……你没事吧……?”

“是跟踪狂吗?这个大概和游戏没什么关系……”

“可是……真的……好可怕啊。”

芥川轻轻地咬着下唇,呢喃着。

“没关系的芥川,你还有我们不是吗?可能是你这几天太紧张了……好好休息休息吧。”

“芥川君~难得的机会~要不要住到我家来啊~我家很大的哦~而且也不会有STK的哦~”

“太宰,趁着芥川难过的期间你在说什么呢?”

“啊呀哈哈哈~我也是关心芥川的嘛~”

“不用了,太宰桑。可能真的是我太累了。我也许休息休息就好了。”

芥川沉默了一会,最终还是绽开一个细微的笑容。

“谢谢大家的关心了。”

“嗯,早点休息。”

“芥川桑路上要小心一点啊。”

“芥川君~感觉害怕的时候我随时奉陪哦~”

“先走了。”

可是视线并没有消失。


芥川感觉自己的神经被绷到了极致,只要一点动静,便会越过崩溃的边缘。

睡不着。

根本睡不着。

把整个人缩进被子里也无法得到一丝安全感。

谁都好……请救救我吧。




第二天的他依旧没有丝毫好转。

围着他团团转的太宰治也仿佛被他的情绪影响,明明是充满活力的早晨却格外的沉默。


“樋口……你在干什么呢?”

站在鞋柜前的芥川愣了愣,奇怪的看着自己的同学。


金发的女性慌张的左右摇摆着想要掩饰什么,但可以从表情看出她的心情非常不好。

“啊……啊哈哈……早啊芥川桑,我……我只是路过的……啊哈哈……我先走一步去教室了哦。”

她努力的对着芥川露出一个笑脸,转过身噔噔的跑走了。


“怎么了……?”

芥川歪歪头有点不解。

“啊,东西掉了。”


小小的信封,这是从樋口的口袋掉出来的。

“偷看别人的信件……不好吧?”

他转回头,却发现自己的鞋柜是打开的。

“奇怪。明明昨天锁好了啊?”


结果,当芥川想起来把信件还给樋口时,已经找不到她了。




下午的集会时,大家都安静的没有说话。

四个人都在等着一个开口的机会。

“你们……”

“我说啊……”

“啊,抱歉,太宰桑你先说吧。”

“谢啦,敦君~我说你们啊,不要一直沉默着不说话啊。你们看,玩过钱仙游戏这么久了,愿望还没有出现不是吗?说不准这真的只是个传说呢?不要总是自己吓唬自己啊……”

“太宰桑……”手,在颤抖哦。

原来大家都在害怕啊。


“那个……要不今天就先……”

身后的阳光一暗,敦觉得有什么从窗外挡住了光线。


他以堪称慢镜头的速度转过了身,然后,在三秒后,发出了四人中的第一声惨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

不是这样的啊!


为什么樋口会死?

为什么?


芥川觉得自己的大脑像是卡壳了的齿轮一样,就算再怎么运转,也想不起任何东西来。




赶来调查的警方彻彻底底的检查了一遍他们所处的旧校舍,也没有发现任何他杀的异常。

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金发的女性被绳子绞死,挂在了旧校舍顶部的天线上,正巧垂在了他们所处的教室窗外。

最后事情也只是堪堪结束,学生们各自回家作为结局,因为此事,学校特意放了一周的假期。

芥川浑浑噩噩的,根本记不清后面警察的笔录他是怎么录完的。




朦胧中,他的大脑里总是记着那么一个诡异的场景。

金发女性的尸体在风中摇晃着,正对着窗外的他看得很清楚。

风把她的鬓角撩起,划出好看的弧。

而她,正冲着自己,静静的、温柔的、而又深沉的,露出了笑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到底是谁啊。

他对着空白一片的墙壁无声的哭喊。


就在他歇斯底里的时候,身后的桌子上发出了一点响动。



砰。


他惊恐的回过了头,看见了他这辈子最不想看见的东西——黑色的书本,以及露出一小节的猫书签。


「临终的书签」,降临了。

-TBC-

评论(8)
热度(38)

© 墨云jump_鬼切切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