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毕业啦!现在是大学狗,不定时消失,懒癌所以更新极少。主推刀男东方V+,光速爬墙。

Repeat Raggedy【三中也视角.1】【*原著部分借用有】

【经济老师说:让我最后再送给你们一些绝望吧。

不是我考砸了就想虐绝对不是

诸君放心我还有150P书签系列的学pa糖可以撒你们信不信】




中原中也可以说是那天的事件后四人中最冷静的一个。


他很清楚的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

从太宰治那个混蛋的第一句话开始,都完完整整的记得。


“喂喂!你们!最近有没有觉得超——级无聊啊?”

刻意拖长了的语调让人忍不住想要揍他一顿发泄。


然后,他。

然后。

将他们卷入了无法逃避的游戏。




四人的提问接近了尾声。

本以为只是吓唬人的传说的他们,差点就松了口气。


两人惨白的脸色和两人故作轻松的笑容。

在钱仙游戏上方环绕着。


就在大家以为结束了,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时刻……就在这个时候——

——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


旧校舍里的老旧映像管电视突然自己开启了电源,发出杂音。

由于近在身旁发出的声音,专心致志的四人都吓了一跳。


“怎……怎么回事?”

“发生什么了?”

“啊……啊啊啊啊……”

“……不会吧?”

“……”


冷汗从脸颊上留下。


『游戏开始条件为参加这中须有一位背叛者「狐狸」。』


枯燥而不真切的嗓音在教室里响起,宛如直接回响在脑内的恼人杂音。


『结束游戏则须注意以下条件,以迎接终焉。

——那么,愉快的终焉游戏正式开始。』


·为迎接游戏的终焉,须杀死「狐狸」。

·若未能找出「狐狸」,其他参加者须处以死刑。

·游戏中必须寻找「狐狸」,同时遵从钱仙指示。

·钱仙的指示将随信送达。

·须于一星期内完成钱仙指示。

·不遵从指示者须处以死刑。

·放弃完成指示者须处以死刑。

·指示内容若为外人所知,知者须处以死刑。

·游戏须迎接终焉方可结束,不可中途放弃。


平静的语气从电视里传来,说着意义不明的话语。中原中也试图把这个当成无聊的恶作剧一笑置之,但不容置疑的恐惧,却让他和众人从心底明白这不是在开玩笑。


“呃……”


——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就在太宰治拼命的、好不容易就要挤出声音时,电视画面又出现激烈杂讯。


画面上映出一张男子扭曲的脸庞,那张脸一闪而过,那张脸似乎戴着狐狸的面具,看起来又是笑又是苦恼又是哭泣又是愤怒,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


——紧接而来的是悄然寂静。


“……刚、刚才的那个是什么啊……?”

“……不知道。”

“……「狐狸」?背叛者又是什么……?”

“……应、应该是什么无聊的玩笑吧……?”

“…………”


众人沉默,面面相觑,谁也没有胆量再开口断言。

幽暗的教室里,每一人无不是脸色惨白。


漫长的时间过去……实际上可能都不到一分钟……始终无人打破沉默。接着,他们之中有个人说:“……今天还是先回家吧……”


于是内心不安的他们也就顺着那个听起来最安全的建议,离开了学校。


后来的周末什么也没有发生,平静的日常差点让中也忘记了“终焉游戏”这码事。

直到周一他看见了芥川白的和纸一样的脸色。



“喂喂……芥川你真的还好吧?”

饶是敦也看出了芥川的心不在焉。


“有那么明显吗……?”

芥川歪着头问了句。


“脸色不好……啊……不如说是比以往还要糟糕吧。”

他不由的这么解释,也不清楚为什么,总觉得芥川有种特别疲惫的感觉。

不是错觉。


然后听芥川说了钱仙游戏之后越发强烈的视线。

……那真的不是STK吗?

中也突然觉得想笑。


芥川的内心非常不安。

中也的直觉告诉他芥川的神经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

“没关系的芥川,你还有我们不是吗?可能是你这几天太紧张了……好好修休息休息吧。”

有我在的,所以不用害怕。

他吞下了一些话语,又吐出了他平时的话。


——中也桑看起来真的非常强大呢,什么都不会害怕的感觉。

他记得有那么一天下午,他和芥川恰好都先到时,一言不发的芥川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所以说我会保护你的。

中也压低了帽子没有言语,然后又因为太宰治那明晃晃的骚扰瞬间怒气值MAX。

果然太宰治这家伙超级欠揍啊……哪里像芥川。

内心悄悄地这么感叹着叹了口气,又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第二天下午他遇见了苦恼的芥川,站在树荫底下,在等着谁。

“哟芥川,怎么在这里呢?”

虽然他看起来还是萎靡不振的样子。

“啊……中也桑。下午好。我在等……呃……班上的同学,今天上午好像她落下了一封信……我记得她是排球部的。可是没等到她……”

“可能临时有什么事情了吧?要不等等明天再还给她?”

“嗯。”

芥川小幅度的点了点头,将信件收好。



然后。

我们很快就遇见她了。

但是再也没有机会还给她了。

然后芥川也不知道为什么找不到那封信了。

“奇怪……明明有收好的……为什么不见了?”

他翻找着,感觉快要哭出来了。



经过警方的调查和乱七八糟的笔录,那个叫樋口的女生的离奇死亡事件总算被带了过去。

学校为了安抚学生特意放了一周的假期。


芥川的神情恍惚,被敦好说歹说的推回了家。


中也突然有种可能会再也见不到他的错觉。

芥川像是在变透明一般,从他们的生活中消失。


中也沉默着,一直看着芥川离开的背影不语。

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TBC-

评论(5)
热度(26)

© 墨云jump_鬼切切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