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毕业啦!现在是大学狗,不定时消失,懒癌所以更新极少。主推刀男东方V+,光速爬墙。

【邪教】【东方project+阴阳师】东方阴阳录【一】【多cp】

阴阳师A了。因为太肝太非。

可是还是很喜欢里面的角色。

一个都没有瞎瘠薄写系列。

小学生文笔+ooc

以上,接受的话请向下。




大家好,我是阴阳寮的千万寮生中微不足道的一位,在偌大的京都之中有着一方小小的院子,为维护阴阳两界的平衡做着微不足道的一份贡献。

话虽是这么说,也只是个游戏罢了。

没错,我就是现下当红手游【阴阳师】的一位普通的玩家。


今天是我上任的第一天,我叫鬼山海,人称阿爸…不,扯远了。先来介绍一下我的好伙伴们,身为主角的几位。

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听其他的寮生形容,有一位十分英俊但是失忆了的迷茫系帅哥,名为安倍晴明;还有一个总是打着粉色小伞的可爱三无萝莉,叫做神乐。

我的寮内…不,这怎么看都不是男孩子啊。

“真不知道大小姐今天有没有照顾好自己呢……喂那什么阴阳师!赶紧准备式神召唤!”

这位一天见不到大小姐就浑身难受的人类女性,就是我的庭院内的主角之一,十六夜咲夜。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好女仆。

不是很清楚这个西洋风设定的女性是怎么来到平安京的【挖鼻

“钱……赛钱……”

这位捧着淡到不行的抹茶,坐在廊下像个老爷子一样的人类少女就是主角之一,博丽灵梦。是个视财如命的慵懒女巫,虽说是女巫,这个属性可真是让人消受不来……每次刚准备氪金的时候看见那张无比恐怖的脸我几乎都要放弃了。

“灵——梦——我来找你玩啦DA☆ZE~”

一般听见这句话,我就知道那个方向的墙又塌了。然后骑着扫把从灰尘中钻出来的金发少女,就是主角之一,身为人类的雾雨魔理沙。是个普通的魔法使。

不完全不普通啊,还有魔法使这个职业到底是如何出现在大平安京的啊【白眼

“灵梦!像你这样懒散的话,可是收集不到信仰的哦?到时候,你的博丽神社就交给我们守矢神社来接管吧!哦吼吼吼吼吼~”

这位与灵梦单方面不和的人类女巫小姐,就是最后一位主角,东风谷早苗。

据说一共有四位主角,看样子我都已经集齐了呢。

捧着茶坐在庭院内,我不禁这么想,以此来麻醉自己。


“哈……魔理沙啊,这次……”

“不阿爸,事先说好了,我可没有钱哦ZE。”

“……”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据说开服就送大家的青梅竹马好姐姐雪女,我拿着系统赠送的小蓝符,一脸激动的站在召唤室内。同样激动的,还有女仆小姐十六夜咲夜,只要无视掉她的时不时的不明发言即可。

“大小姐,请稍微忍耐一下,我马上就来迎接您了!”

嗯,如此忠诚的话,擦掉鼻子下面的鼻血就更完美了。

随着结界内的光呼吸般的明灭,我大笔一挥,画下一个传统的五芒星,向结界之内扔去。

“出现吧,吾之式神!”

砰!


一只翅膀是蓝色冰晶、穿着蓝色连衣裙的小萝莉无辜的坐在结界内看着我。

“咦?琪露诺在哪里啊?大酱呢?你是谁啊?”

“笨蛋啊,再试一次吧。”

“是啊,再来一次好了。”

“说别人是笨蛋的家伙才是笨蛋啊!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总而言之,这就是我的第一只式神,被命名为⑨的幼女,琪露诺了。

虽然每每和其他寮生谈起时,他们都一脸奇怪的看着我,然后说一定是我把萤草觉醒了之后换了个皮肤,结果给忘掉了。

他们说雪女是个美丽的三无小姐姐,才不会满嘴的笨蛋。

想来也是,就把她当雪女养着好了,反正都是玩冰的。

不过……这个体型怎么看撑死也就R,说好的SR呢,都是套路。


第二次的尝试,我按照寮生们的推荐画了一个根号【√】的标志。

来吧!我知道我的血统很好!

砰!


“哦哦哦哦哦哦大小姐的胖次——!”

——诶?

新出现的式神我仅仅只看见了一秒,下一秒那个长的不可描述、头部套着写着【罪】字麻袋的筋肉兄贵就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那个,咲夜小姐,你看清刚才发生了什么吗?”

“不,什么都没有哦,阿爸。我们再试一次吧?”

嘴角挂着标准的优雅微笑,潇洒的女仆拍了拍裙角,催促着我。

“哦……哦。那……”


砰!

——咦?

砰!

——咦咦?

砰!

——诶诶——?

接二连三的,我连新出现的式神长什么样子都还没看清,他们就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闹,闹鬼了吗?”我所在房间的角落瑟瑟发抖。

“阿爸啊,您还真是,非得可以啊。五官都黑的看不清了哦?”

咲夜关切的看着我,习惯性的拿来了毛巾,替我细细的擦拭着脸颊。

“呜,咲夜,这种事情不能说出来啊。”

我泣不成声。


“果然,再试一次吧。”

“阿爸,赌博也要适可而止哦?”

“不,咲夜,就再试这一次。”

“哈……好吧。”

“那个……?咲夜小姐?”

“什么事情?”

“大小姐她有什么特殊的爱好吗?比如说喜欢的东西或者吃的……”

“B……”

“嗯?”

“B型血!大小姐最喜欢的就是B型血!上好的红茶我已经准备好了!!!”

“好快!!!”

“对了,说起来阿爸,我还不知道你的血型呢……”

“啊,啊,这个,这个啊。”

“阿爸——?”

“咲,咲夜,冷,冷静啊,你,你可是完美潇洒的女仆哦?不,不能做出谋杀后主的事情哦?我,我会生气的哦?”

“不会痛的阿爸,只有一下就好。听话。”

“啊啊啊啊啊啊——”

凄惨的声音划破了小小的庭院上空。


咲夜虔诚的捧着符纸,看着阵法中央。


“呜……蕾咪刚才明明还在床上的…这里是哪里啊?啊!咲夜!”

“噗呲——”

一阵液体喷涌的声音,召唤室内又多出了一具新鲜的尸体。


-可能TBC【?】-

评论
热度(6)

© 墨云jump_鬼切切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