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毕业啦!现在是大学狗,不定时消失,懒癌所以更新极少。主推刀男东方V+,光速爬墙。

正确与所爱【狗崽,不知所云,ooc】

【没有狗子写不出气质,高冷谈恋爱真他妈难
阴阳师A了

没有妖狐,没有,没有

撞梗我的锅

大天狗和妖狐只是单纯的交流概念】





小小的木屋内,大天狗端坐着。

背后翅膀上的羽毛在周围稀疏的落了一片。平日战斗时坚硬的钢羽在此时显得柔软而无害。

房间里安静的只剩下浅浅的呼吸声。


月光顺着窗柩爬进来,倾洒在地面上,也照亮了房间内女性妖怪所制模型的侧脸。

女性的妖怪气质多为阴柔,在月光下更是呈现出一丝甜蜜与幸福的气氛来。

而大天狗的化形却是标准的男性。短短的金发贴在脸颊上,在苍白月光的润色,也磨去了几分棱角,从那清冷的面庞之中生出了一点柔和。


她们都是妖狐的【所爱】。

“……”

想到这里,大天狗忽然觉得有点迷茫。

他张开了刀削出的薄薄唇翼,却无法发声,一切的话语都哽在喉中。

他奋力的想要引起声带的震动,却发现自己的迷惑是他软弱至此,连这等小事也无法做到。

但清冷如他就算是欲言又止,神情也没有丝毫的变化。


无法计数的日子相处下来,妖狐从来没有用过【命定之人】或【挚爱】来称呼过他。


所有的模型都停留在她们生前最为美好的姿态上,那便是妖狐最优秀的杰作。

鲤鱼精的尾巴似乎还如同轻纱般,能够随着风摇摆;蝴蝶精笑的微微眯起眼睛,似乎下一刻就能像平日一样摇着她的小手鼓唱出轻柔的摇篮曲;椒图害羞的用折扇遮着大半张脸,耳边绯红得仿佛熟透的苹果,似乎下一秒就会紧紧的合上两半贝壳再也不会打开;萤草还是举着自己毛茸茸的本体,仿佛下一刻就会随风飘远……

过去的她们或是路过,或是这繁华京都某处无忧生活着的无名小妖,而现在的她们,只是妖狐的玩具罢了。

大天狗出了一口浊气,就像是叹气一般。

用这样苍白无力的理由来麻醉,自己的大义何时扭曲至此了呢?

他发现自己根本无从回答这个问题。

大概在刚刚结识这只看似弱小却热情似火的妖怪,没有选择立即除掉而是定下了在会的约定之时,就隐隐的透着这样的结局了吧。


其实在一开始,他并不明白妖狐的这般行为到底是为何,却也早已错过了询问的时机。

她们那般清澈如清水般容不得些许杂质的美丽容颜,想必就是妖狐的【所爱】了吧?


“……我还是把这些收起来吧。”

“为何?”

身后传来青年闷闷不乐的声音,大天狗闭起眼睛,语调平淡的反问。

“感觉你……心情不是很好。”

“无事,如此便可。”

“如此便可。”

他好像是为了肯定自己的话一样,再次重复了一遍。

妖狐站在门口,小小的折扇遮住了嘴角,意味不明。

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摊开背后的卷轴,不过一瞬,小屋子内便空空如也,再也看不见那些诡异的影子了。

缺少了那些生气的房间,越发的空荡起来。

大天狗也不知为何自己会如此想。


内心由于寂静而变得纷乱,大天狗也只能将这些不明的情绪自己压下去。

他无法说出那种感受。

那种,陌生的炽热而又如同黑泥一般的沼泽,绝不是他能轻易说出口的。

“小生——小生也忘了。”

“什么?”

“当初到底是怎么才会喜欢上这些东西的。”

“无事,那便忘了吧。”

“你八成也不会记得自己刚成为天狗时的事情了吧?”

“?”

“原本也挺好奇的,这样想想也就释然了。”

大天狗没有再回答,只是垂下了视线不语。


自己不会成为妖狐的【所爱】,他仅仅只是对于妖狐来说【正确】的那个。

过了千百年,妖狐的所爱也无法变成他的【正确】,也无法一直居住在妖狐的心中。

而那个【正确】,却能够长长久久的陪伴在他的身边。

-FIN-


【这一对似乎风波很大,只打cp个tag避避风头吧

写给列表的,在lof也存一份】

评论
热度(10)

© 墨云jump_鬼切切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