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毕业啦!现在是大学狗,不定时消失,懒癌所以更新极少。主推刀男东方V+,光速爬墙。

笹舟【我×小野塚小町】

“啊……已经死了呢。”

站在一条雾蒙蒙望不到尽头的河岸边,我残念的这么说。

“感觉自己的一生都没什么作为就这么死了呢……”

“那么,接下来该去哪?”

虽然满眼火红彼岸花的风景非常之美丽,我还是开始担心起自己该何去何从。


“就是因为你这样任性的偷懒才会导致上次异变的发生的吧!作为一个死神就要负起摆渡的责任啊!没有一点责任心怎么能胜任好这个工作呢?要知道工作之首可不是为了钱,是为了大家啊!幻想乡的灵魂不算众多也请你好好尽自己的职责为大家服务……”

老远的就听见一连串的教诲,我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明明只是萝莉的声音,却一本正经的说着可能连大人一生都无法参悟的话语。

“可是……”

“没有可是!你这样……!”


“那个不好意思,请问一下——?”我小心翼翼的举起了手,打量着对面两人的脸色。

负责训斥的一方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墨绿色的短发,还带着一顶奇怪的帽子,手里拿着一个木牌,上面写满了奇怪的符文。总之,打扮非常的……严肃。

被训斥的那方则是一身蓝色连衣裙的红发少女,火红的头发被梳成了小小的双马尾,绯红色的双眼盛满了刚睡醒的倦意,肩上扛着巨大的镰刀。说是镰刀好像也有什么不对,在尖端处刀刃仿佛波浪般的划出一个弧度。


见两人终于停下了手中的事冲我望了过来,我斟酌着语句开口了。

“我姑且算是刚刚死去的人类没错……请问到了这里之后接下来该怎么做才好呢?”

“新来的亡魂吗,让这个死神摆渡你过了三途川,到了对岸接受阎王的审判便可。”格式化的回答,口气听起来像是上司的女孩警告性的瞥了眼身后郁郁不欢的少女,回过头说道,“还请这位认真工作,尽好自己作为死神的本分。那么,既然这样的话我就不打扰了,告辞。”


看这人小鬼大的女孩终于离开了自己的视线,我算是松了口气。

“真是可怕的说教呢。你也是蛮辛苦的啊。”

我试探着向一直没有说话的少女搭了讪。

“呜……人家工作也很辛苦啦。偶尔偷一次懒还被发现了……”

她果然愤愤的向我抱怨了一两句。

“嘛,工作也不能太紧张呢,适当的休息也很重要的。”

“就是说嘛,四季大人管的也太严了……”

“啊,如果你现在很累的话,不如先休息一会再工作吧,我的话不着急的。”听完我的这句话,少女似是感激似是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回答道:“你这样的人还真是少见呢,之前遇见的人一个个都赶着去投胎,真是烦死了……不过谢谢啦,我就睡一小会就好啦。”


于是这么说着,少女就近找了棵树,把镰刀往边上一搁,就这么席地躺下了。

我呆呆的站在那边看了一会,也在附近坐了下来。

不得不说,虽然这路上的天气没怎么多好,却还是有阳光一般的光线射下来,将那棵树的影子投在地上。

细碎的光斑在少女蓝色的裙子上游弋着,像是池塘里似睡似醒的金鱼一般。

她火红色的头发依旧耀眼,和岸边一簇簇开放的彼岸花那样夺人眼球。

该说真不愧是在这里工作的死神吗?真的是非常合适这样危险又美丽的画面呢。


我不敢出声,生怕惊醒了这安睡的静谧。

一直呆呆的顶着人家看似乎也不太礼貌,于是我将视线转移到了风景上。

不知过了多久,大概连我都要昏昏睡去的时候,一直很安静的少女突然说话了:“想不到你还呆在这里啊……嘛,今天似乎也没怎么工作,就送你过河好了。”


我疑惑的睁开眼看过去,少女不知何时睁开的绯色眼睛直直的看着我,葡萄酒一样的颜色,让我差点坠了下去。

啊,果然死后的风景才是真的醉人呢。我不禁这样想到。


她枕着自己的胳膊翘着腿,看样子在这里偷懒睡觉已经很多次了。

“话说你有没有带钱啊?果然帮人摆渡过河,我还是想收费呢,诶嘿嘿。”

“真是的……刚才不是还说好帮我过河的吗。明明上司也这么要求你的吧?”嘴上这么抱怨着,我摸遍了身上的口袋,把不知何时多出的那一些多多少少的纸钱硬币也递了过去,“好了,我只有这么多了,也没有什么可以压榨的了,这下说什么你都得送我过去了吧?”

她看似轻松的往手里的一大把钱扫了眼,终究是没有说什么。安静了一会,她再次扬起了引人着迷的灿烂笑容。

“好的~那么,来吧!”径直走到岸边的少女望着迷雾的另一端,我也随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只看见了一条小船不知从哪里漂了过来,停在她的面前,她一跃而上,船却依旧平稳,“上来吧。”

愣愣的顶着少女冲我伸出的手,我借着她的力也坐进了船上。


一路无言,少女也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摇着桨,小船便晃晃悠悠的前进了。

“这就是三途川啊……”我惊叹着,将头微微探出,想要看清船下的河流。

“喂喂!小心点别翻了啊!你掉下去的话我可救不了你,掉进三途川的人没有能回来的。”

“哦哦。那还真是危险呢。”我连忙正襟危坐,尽力去忽略似乎是因为刚才的靠近而听入的幽怨的哭喊声。


“啊……我说怎么还没到岸啊……你这家伙生前到底干了什么啊?”

“话说,我把能给你的都给你了,怎么样也得好好工作了吧?”我哭笑不得的回复她,“你这才工作多久啊?”

“就你那点钱,还不够我吃几次夜盲小径的烧烤呢。”

“那可是我死后的最后那点钱了啊!我连可能要钱打点的阎王可都放弃了哦?”

“你之前看见的那个丫头就是阎王了啦!四季大人像是吃那套的人吗?还不如之前趁早把钱给我,省的到了轮回的时候才发现自己钱没花完。”

少女说的有理有据,我听得也一愣一愣的,一时竟不知道如何反驳她的话。

算了,就算是这样斗嘴,也意外的觉得挺好的。


终于,在我们两人都快要腻了的时候,对岸隐约的从浓雾之中浮现了出来。

“看样子你这家伙生前还是积了点德的嘛,大多数人才不会这么早就靠岸呢。”

“所以说能让你工作少点不是很好嘛。”

“是啊,要是人人都像你这样就好了。”

她打着哈欠,扛着镰刀准备返航。


“喂,再见了啊。”我冲着她的背影喊道。

“再见了你也认不出我的。”她背对着我扬了扬手,算是告别,“放心吧,四季大人的审判虽然严厉,终究是会放你好好转生的。……还有,多谢你的钱啊,有机会的话回头也想好好请你吃一次烧烤呢。”


风突然刮了起来,我用两手护住眼睛,想要记住那个死神最后的景象。

彼岸花在风中剧烈的摇动着,不少花瓣被卷上了天空,飞舞着。

在这样的背景里,少女蓝色的裙子融入了三途川上的浓雾之中,渐渐地,那红色的头发也和彼岸花的艳丽融为了一体。


她最后的话语随着风声传来,我认真地听着,不由得开怀大笑了出来。

果然死后的生活,很有意思呢。

我们这样,大概算是朋友了吧。

就算之后会经受怎样的审判都无所谓,我能记得她,就足够了。

评论

© 墨云jump_鬼切切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