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毕业啦!现在是大学狗,不定时消失,懒癌所以更新极少。主推刀男东方V+,光速爬墙。

【CP是爷清。

文笔很差劲,写不出气质和他们万分之一的好

OOC爆炸

以上接受的话请下翻w】





【主最喜欢我了。】

名为加州清光的付丧神经常这么安慰自己。

主虽然和大家都很亲热,但却总觉得隔着什么。

加州清光觉得,那位总是透过他们在看着什么。

他有的时候会通过语言上小小的试探那位。

而那位的回答却总是一如既往的:“是,是。”

啊……主果然还是最喜欢我们。

最喜欢我了。


清光陶醉着,日复一日地这么麻痹自己。

这种事情,直到不久后就突然结束了。

加州清光看得见,在花瓣散落的那一瞬间,看向那绝美身姿的主的眼神,仿佛让他回到了刚刚来到本丸的那天。

——我,加州清光。是河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呢。难以上手不过性能一流哦。

“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除刃纹较多,因此被称作三日月。多多指教了。”

连那样的爱都不愿意分给我们吗?

他这么咀嚼着这句话。

名为加州清光的付丧神,被自己的臆测和言语,深深地束缚着,沉向更深的底端。


明明我们分给你了自己全部的爱,为什么还是交换不到你的一点呢?

清光觉得自己的脑内乱成一团。

啊,最讨厌的泪水就这么掉下来了,自己真的很不争气呢。


“啊呀,这位就是主上的近侍,加州清光吗?”

“为什么在这里,不和大家一起庆祝吗?”

他听见自己的头顶响起了温婉的男声。

“啊……啊!十分抱歉,三日月桑……我只是…稍微有点……不舒服罢了。”

他手忙脚乱的抹去了满脸的泪痕,装作无事的样子,看起来却依旧有点憔悴。

“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出乎他意料的,三日月宗近向他提问了。


“诶……诶?这个你问我也……大概,是有点痛苦的感觉吧,在胸口那里。是受伤了吗?”

“爷爷我觉得啊,那大概是名为【悲伤】的情绪吧。”

出乎他的意料,三日月宗近看起来十分了解的,给出了他所认为的答案。

“悲……伤?”

“嗯,人类的诸多情绪之一,十分复杂,产生的理由也多种多样。”

“三日月桑,真的十分了解人类呢,也很漂亮,总是招主人的喜爱。不像我,大概早早就被主人嫌弃了吧……”他轻轻地垂下眼睛,突出了这样的话语。

“哈哈哈,加州桑完全不必这么觉得。我倒是觉得加州桑很有意思呢。比起爷爷我,加州桑更像是作为人类在生存着呢。”

坐到了他身侧的三日月宗近轻轻地笑着,说出了他的感受。

“是……是这样的吗!?”

听到自己的前辈、身份尊贵的付丧神对他做出如此的评价,加州清光感到十分震惊。

“嗯嗯,爷爷我啊,作为美丽的刀刃,一直被人们供奉在博物馆内,完~全没有上阵杀敌的机会呢。所以除了偶尔羡慕之外,最大的兴趣就是观察人类了。”


对于他的话,三日月宗近回以了肯定的语句。

“那,三日月桑,一定离人类的心非常的近吧?”

“哈哈,这个我倒不是特别清楚呢……因为中间总是隔着一道玻璃在。嘛……各种各样的玻璃吧。不过我想,人类的心大概是爱做成的吧。因为有了爱,人类才会诞生。”

“爱……”加州清光咀嚼着这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词汇,“可是我总觉得,就算给了主人再多的爱,哪怕我把心都送给主人,主也不会真正的接受我们吧。爱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哈哈哈,那个啊,大概是暖暖的东西吧,和玻璃完全不一样的存在,柔软的、温暖的而让人感到舒适的。差不多是这样的大小,在这个位置附近。”

三日月宗近伸出手,在胸前握成拳,比划了一下。

“爱……软软的、暖暖的、让人舒服的东西?在这里吗?”

清光将手放在自己的胸前,触碰着三日月比划的位置,明明是虚无,仿佛却像有那样一颗炽热的心脏在那里跳动着一样。

“没错。就像加州桑给我的感觉一样,不同于主人的僵硬,真真正正柔软而舒适的感觉。总让我这个老爷爷觉得穿过了那道玻璃一样呢。”

“真的……吗?我,真的有着那样不可思议的东西吗?”

“我觉得,这就是加州桑最吸引我的地方,有着甚至超过了主那般的耀眼光芒。”


那是多么温柔的感觉啊。

不是需要别人,而是被需要的、我的爱。

加州清光小心翼翼的伸出了手,紧接着,被三日月宗近轻轻地捉住了。

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仿佛穿透了数千层的玻璃,触碰到了,那个冰冷而沉寂多年的,【神明大人】。

啊啊……和人类完全一样,根本就没有区别呢。

这么想着,他不禁裂开嘴,露出了他一直以来最无瑕的笑容。





【之前和列表联手给赤井羚太太的贺文,在lof存稿一份…

感觉那时的自己有点神预言【。

文笔渣到家,就这样】

评论
热度(7)

© 墨云jump_鬼切切丸 | Powered by LOFTER